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VII


隕星

前提不論,總之我告別了帽子屋跟公爵夫人,雖然我懷疑他們注意到的可能性。
抱著一袋從帽子屋那募集來的愛心糧食,我走回森林裡。要去的地方是紅心城,雖然不知道到底走不走的到,但是我有種非去不可、如果不去就不會完結的感覺。

可即使這麼說,究竟是什麼會完結呢?

踏在依舊柔軟的草地上,我抬頭看了看那一遍晴朗的藍天。沒錯,現在是早上,萬里無雲的早晨。但是我絲毫沒有度過晚上的記憶。

確實,一開始醒來時是白天,遇上柴郡貓的時候變成了黃昏,然後那黃昏長的出奇,一直到我遇見公爵夫人、去帽子屋屋敷打擾都還是黃昏。然後離開了帽子屋踏進森林之後突然又變成了早上。怎麼想都覺得奇怪,也沒有剛到這個地方來的那種,好像少了一段記憶的感覺。可是即使如此,心裡並不感到害怕。


伸出手指數著。

白天、
黃昏、
白天。

沒有晚上的世界,無法做夢的世界。
啊、對了,是因為這是夢吧?因為是夢,所以無法作夢,所以沒有晚上。

否則我要怎麼解釋在這裡發生的各種古怪的事情呢?
總是有這種時候的,場景突然變化、人物跟故事猛地超展開,即使好像很刺激的模樣,心裡卻沒有起伏、亦不會感到害怕。然後突然睜開眼,發現只是一場夢。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既然是夢的話,那就更無所謂了。

什麼時候就會醒來,醒來之後就會忘記。如果記得的話,通常是覺得好笑或是後悔,想著要是能提前知道是夢的話,就能這樣跟那樣了。但即使在途中知道了那是夢,往往也是什麼都無法辦到,因為知道是夢的時候,其實已經離清醒不遠了,夢跟想像的界線也會越來越模糊,然後發現到的時候自己已經張開眼睛,根本無法判斷哪個部份是夢,哪個部份是自己的妄想。

我想現在,也差不多是這種情況吧。
所以只要用力的閉上眼睛,然後讓自己清醒,就可以醒來了吧。


然而睜開眼睛之後,在我面前的是一片漆黑。
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更甚連剛剛還在的樹林也都消失無蹤。

果然是夢呢,因此才會有這等不可思議的超展開。


『不是夢喔。』但是突然,從背後發出了聲音。

渾厚的,彷彿惡魔嗓音般低沉的迷人男性聲音。

『不是惡魔,是夢魔。』

簡直像是能讀到我的心聲一樣,他一次次的回話。

『不是簡直,是確實。』

『歡迎來到我的領地,   。』



第七章 夢與現實的中場休息時間。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