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破碎的記憶殘像


隕星

啊....我要忘記了。就快忘記了。
全部。



連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裡都快要忘記了。

我、是誰?



《時隔2年的電凹文》
《貝中心/貝天》
「KAI!」

印象中,有人這樣大喊。
於是我想,那應該是我的名字。

啊啊、想起來了。
我是為了活下去,才來到這裡。來到對我來說很遙遠很遙遠的過去,為了殺掉一個男人。

因為要是不殺了那個男人的話,我便會死。

不對、是便不會出生。



人類跟異魔神都是存在於記憶裡的東西,沒有記憶,便無法存在。
沒有辦法形成記憶,便會消失。

變的破碎不堪的,我的世界,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已。
因為其他人都消失了。

所以為了活下去,為了奪回我的世界。
我必須殺了那個男人。



當然,這對我來說沒什麼不可。
在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消失殆盡之後,殺這個字眼也只剩下可笑而已。
為了不被殺掉,所以必須先發制人,如此理所當然。



但是等我回到了那個久遠的世界之後,卻發現多了個叫做電王的傢伙在搗亂。
啊啊...我知道跟在電王旁邊的那個女孩。
他跟我一樣,都是失去自己世界的人。

只是不同的是,因為有我的世界,所以他的世界才被毀滅。

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曾經有人告訴我,但是是誰告訴我,我已經想不起來了。
我想是因為,那個人也被人從我身邊奪走的關係。

---------------------------------

「天津、四?」



我笑著這樣說,但是為什麼而笑我不知道。

只覺得那傢伙好眼熟,那慌慌張張的模樣似乎在哪裡看過。
是哪裡呢?



扶著頭,我想我是使用過度了,我的記憶。

跟櫻井侑斗相反,他使用的是別人對他的回憶。而我使用的是我自身的記憶。
唯一相同的是,當使用殆盡之時,兩方都會消失。

不存在於別人回憶裡的人不存在,
不擁有對他人印象的人亦不被世界擁有。

無法證明,無法確認。
如影一般薄、如沙一般細。

我想等我死後,多半也會變成異魔神那副模樣,能輕易被人踐踏的沙。

但是那又怎樣呢?

如果我的世界將要消亡,我自然不復存在。
所以我不在意,這只不過是一場決鬥。

誰沒膽量賭、誰運氣不好,就死死去吧。

---------------------------------

撕掉的一頁一頁記憶,在空中幻化成異魔神。

那是我的同伴,也是現在唯一可以證明我存在的東西。



我、已經快要連自己都控制不了了。

想不起來、不想想起來,
即使去想、也是一片空白。

恐懼、喜悅、痛苦、哀傷,全都變成毫無起伏的平面文字。
像仍在呀呀學語的孩子似地,只知辨讀不知涵義。



連死亡都變得毫不在意。

可是即使如此,內心仍知道回憶的重要。
緊握在手中的本子,就是一切的証明。

大量使用下的記憶,被撕扯的破爛,越變越薄的本子,已經斷斷續續的幾乎無法閱讀。

那跳躍的、荒唐的、毫不連貫的故事,就是現在的我。
凌亂、可笑、狂躁,捉摸不定。

但是本子裡仍留著完好無缺的段落。
像是刻意保留似的,前後數頁緊緊包覆保護。

可是即使如此,即使我努力去讀那段落,也無法理解。

想不起來。

那綠色的字跡,醜醜的插畫,每當我以為那只是記錯的別人的故事時,卻又會看到我的名字。



「KAI」那上面這樣寫著。

安安穩穩、沉著沉重的字跡。

---------------------------------

記憶越變越少、理性越變越薄。
最後可以使用的回憶也所剩無幾。



不在意、不在乎,甚至變的瘋狂。
我仰天大笑卻感覺到自己一片空洞。

能回來的吧?

如果我的世界復原的話,我這空蕩蕩的內心也會被填滿吧?

既然如此,那就撕吧。
捨去吧,那些自己都想不起來的過去。

對現在的我來說,那些紙張不過是足以增加士兵的用具。

但是為什麼,停住了?



手指停在那沒有印象的一片綠色字跡上,顫抖著。
臉上強掛的笑容在不知不覺間消失。

「這算什麼?」

已經變成累贅的記憶無法復甦。

「這算什麼啊!?」

卻宛如黑蛇一般攀附在心底。



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



---------------------------------
「吶,你這綠色的東西叫做什麼?」

「嗯?沒有名字?」

「恩,那就我隨便幫你取一個就好啦!」

「嗚.....綠色的、看起來又傻傻的,那就叫做香菇好了!」

「蛤!?我幫你取名字你還嫌?那就叫做綠色的啦綠色的!」

「嗯?你說這個世界?啊啊,就快要毀滅了呢。」

「雖然我也不知道原因,不過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絕對不會。」

「所以.....你也來幫我吧,綠色的。」



「KAI大人!綠色的那傢伙叛變了!那傢伙居然投入櫻井的糜下還帶著櫻井逃走!!」


---------------------------------

啊、啊啊.....

果然還是想不起來。

但是太好了,還好你離開我了。

否則、我肯定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出,這個我將要徹底遺忘的心情。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