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NO.73 missing 行蹤不明


喪鐘

小時候的我,很喜歡捉迷藏這個遊戲。
因為瘦瘦小小的、又跑的很快,所以我總是有自信能躲到大家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後院的花叢間也好,
廚房的雜物櫃也罷。

我會縮成一團環抱著自己的身軀,然後閉上眼睛屏住呼吸。

1、2、3...

我數,
直到其他來找尋我的人聲音交錯而過。

7、8、9...

我念,
漸漸的身邊回歸平靜。

跑步的聲音,嬉鬧的聲音,最後全都會消失。
於是我會彎起嘴角,想著自己成功了。

然而這時候,他總是會出現在我面前,燦笑著說「找到了」。
雨聲淅瀝瀝的,這裡是義大利的里米尼,一個靠海的繁華城邦。只是連日的大雨下走了一直以來的觀光人潮,漂亮的海岸如今看來也只剩孤寂。

坐在沙灘上,六道骸看著遠方。
在陰鬱的天氣下,原本湛藍的海面如今像是又黑又深的漩渦。

啪答啪答的,聲音隨著腳步傳了過來。

拿著黑傘穿著喪服的男人,從遠處走了進來。
男人沒有蹲下,只是站在六道骸的旁邊由上而下的看著他。

並沒有太意外,六道骸抬頭看著男人的臉上一片平靜,只是嘴唇微張,想要說些什麼似的。
可最後六道骸先低下了頭。

[又被你找到了呢。]他說。
[明明彭哥列的任何人都找不到的。]然後輕輕笑了笑。

男人維持著姿勢沒有說話,只是偶爾會稍微皺起眉頭。

[吶、告訴我好嗎?蘭奇亞前輩。]
[為什麼你總是能找到我。]

現在也好,過去也好。
並不是像漫畫裡那樣沒有努力翻找就被輕易找到,但也不是把所有地方都慌亂的翻遍之後才找到的那種。
蘭奇亞只是慢慢的,不疾不徐的依著自己步伐尋找,然後總會找到他。

在大家都放棄了的時候,總是能輕易的說出六道骸只是還在躲著、還在等著被找到,這種話。

後院也好、宅邸內也好、沒限制地點的郊區也罷,六道骸印象的最後總是蘭奇亞溫柔的笑臉。
只是在這個笑顏已經破碎的年代,他沒想到還能像這樣被找到。


[啊。]

蘭奇亞開口,那是非常沉穩的聲音。
沉穩,而低沉。

[因為我恨你。]

毫無情緒波動。


如果單以現今情況來說,這種說詞一點也沒有不對。
雖然六道骸壓根不認為找不找得到人會跟情啊愛啊的有什麼關係。

不過問了這種問題的他,想聽到的不過也就是那種答案。

難道還以為蘭奇亞會像以前一樣笑著說「我也不是很清楚呢」這種話嗎?

六道骸想著,那些含糊不定促成的溫柔已經不會再降臨在自己身上,但明明很清楚,卻還是做出這種任性舉動的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任性、想任性、希望能任性。
等到能獨當一面之後才發現自己多麼脆弱,並不是撐不下去,只是也有疲憊的時候。

[前輩你看。]於是伸手,指著前方的大海。
[這裡在天氣好的時候會很漂亮呢。]

可是現在的天氣卻差的可以。

[義大利明明還有很多足以維生的產業。藝術、文化、觀光景點,義大利是這麼的美,卻被那該死的毒瘤侵蝕著。您不覺得很可惜嗎?]

現今的義大利,有大半的主權被黑手黨搶走。
蘭奇亞還記得曾經在別的國家的報紙上看到這種標題。他不否認,黑手黨可稱為義大利的黑暗面,即使是作為一個義大利人、一個現職黑手黨,他也不認為這是什麼驕傲的可以在街上說的工作。
跟其他國家一樣,不管是叫做幫派、黑社會還是家族、組織,那都是該隱藏在另外一個世界的工作。因為即使名目說的再好聽,自己做的骯髒事自己最清楚,不管掛上都正義的頭銜,都只是為了自己去迫害他人。

這樣想著,蘭奇亞握緊了雨傘。

對於曾經周遊列國尋求諒解的他而言,回到黑手黨的世界是個最可笑的結果。
可是他回去了,明白了、理解了、想透了、回去了。

他是黑手黨人,是屬於那個世界的,踏進了就出不來;因為他只知道那種生活方式,因為他只有那樣才足以活的下去。


[我從沒說過打算幫助彭哥列,他們似乎搞錯了,作為霧守的庫洛姆不過是個溝通的橋樑。]

所以才連庫洛姆都瞞著自己跑出來躲嗎?蘭奇亞這樣想著。

[我想要做的是奪取所有黑手黨的實權,進而控制國家。]
[不過十年過後,征服世界這種夢想聽起來真有點蠢不是嗎?]

回頭望著蘭奇亞微笑,六道骸的笑容純粹的毫無雜質。

[明明是個壞人役,澤田那傢伙卻說著要改變、不想做壞事什麼,真是看了就覺得可笑。]

但是回頭,馬上又是嘲諷般的惡質語氣。

[我打算要叛變。]

認真的,六道骸這麼說。

他雙手交叉放置胸前,並且眼神專注的盯著遠方漆黑的大海。

[隨便你要不要跟澤田那傢伙報告,總之,我從來都沒打算皈依黑手黨。]

然後起身,拍了拍沾黏在黑皮褲上的泥沙。

在六道骸踏出步伐的那刻,蘭奇亞閉上了眼睛一秒,而後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似的開口了。

[我...不信任你。]

[啊,我知道。]回過頭,六道骸燦笑著,他儘可能裝出童年時對蘭奇亞笑過的那種表情。

[所以,即使你要背叛我,也無所謂。]


然後在聽到蘭奇亞的後話時愣住了。

他看著蘭奇亞緊皺的眉頭,還有那明顯想要轉移卻被主人強硬控制著好死盯著六道骸的漂亮灰藍色瞳孔。最後輕笑出聲。


[啊,]他說,
[謝謝。]像蘭奇亞一樣皺起了眉頭。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