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時の針


隕星

開新影像

我親愛的人啊,當你只餘下殘像與回憶于我時。

我將因為寂寞而死去。
看完風花的"だから、もう、キミの声が聞こえないんだよ"之後只想畫這張
不過我實在很不擅長畫哭泣呢
尤其大哭什麼

雖然刻意的把畫面弄的髒髒爛爛的,不過果然還是表達不出我想表達的那種沉重情感呢

我很喜歡受傷的畫面
那從鮮紅轉為暗沉的血液
正是活著的証明啊

不過時間之國好像都是槍戰....
這種肉搏才能造成的臉上傷口出現的機率似乎有點小...

真可惜


希望被深愛的人殺掉跟不希望殺掉深愛的人的心情交織著
是濃濃的哀傷

於是我發覺寫BL文的通常都比較會描寫攻的心理
是因為代入吧w

因為通常喜歡的角色都會被丟去當受w
人都是有占有慾的嘛

好久沒有因為同人文而哀傷了呢
雖然這篇還沒到之前我看到的蘭奇亞夢小說那篇
不過我覺得那篇要超越太難了

那個黑暗程度可是不同反響啊......(遠

只能說文章這種東西只要能產生共鳴
字數什麼一點也不重要

悲劇果然好棒呢w





『多讀點書吧。』

那個人曾經這樣對他說過,在他們剛認識不久的時候。

壓在堆成山的文件旁的是一本白色長型的小書,就像那些他所知道的做作原文書籍一般,精裝硬皮的封面鑲上燙金的標題,唯一不同的是,封面上印著鐵灰色的時鐘圖像。

有誰會看這樣噁心的書,
在這名為時間之國的世界裡?

第一次是鄙夷、第二次是不解,第三次他看著首領的書莫名奇妙出現在自己房間桌上,心中湧起了把它掃進垃圾桶裡的衝動。

『多讀點書吧。』

可首領說過的話在他腦子迴響,即使他認為自己識的字足夠用來應付工作就夠了。


他的首領是個好人,並且不曾逼迫過他。
但是他也知道,首領說的話都是對的。
因為那傢伙從來不曾說錯過做錯什麼過。

於是他拿起比他的手掌還要更窄一點的書本,然後忘記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了。


『多讀點書吧。』

第四次他抱了整整一盤的胡蘿蔔餅乾躺在床上,然後把小書翻到第十三頁的地方。
他看著、念著,並且一邊吃著。

文字經過雙眼透過耳朵最後變成影像,他發現首領交給他的是本童書。上面寫了十三個時間之國裡所有居民都耳熟能詳的故事。


有關於掉到異世界的水藍色洋裝女孩的故事,有關於白色兔子愛上女孩的故事,有關於迷路騎士的故事,有關於永不停歇的茶會的故事,有關於雙胞胎的故事,有關於忙碌蜥蜴的故事,有關於穿越之門的故事,有關於能聽見心聲的領主的故事,有關於砍頭女王的故事,有關於變大變小的故事,有關於公爵之歌的故事,有關於時間守護人的故事,有關於馬戲團會變成監獄的鬼故事。


因為太過熟悉,所以反而沒有新意。在吃光一半的胡蘿蔔餅乾之前,他就已經打了三個呵欠。
他不知道,他的首領要他看這本書是為了什麼。他對那些從小就已經聽到爛掉的故事沒有興趣。

就算真要說,勉強提的上有興趣的也只有那永不停歇的瘋狂茶會裡所提到的茶點,他還不知道胡蘿蔔馬卡龍吃起來會是什麼味道。

躺在床上,他把書壓在臉上,一邊想著乾脆就這樣睡去也不錯。反正離下個工作還有三個時間帶的時間。
但是他卻怎麼都睡不著。

他突然想起來,那曾經看過一次的,首領正裝的模樣。
裝飾了大紅玫瑰的黑色大禮帽看起來就跟書裡的插圖沒有兩樣。只是插圖上旁邊的人被塗掉了,完完整整的,不留半點痕跡的被塗個乾淨。

就連文章裡的名字也被槓掉。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呢?坐在瘋狂帽子旁邊跟他一起喝茶的傢伙。
明明是自己聽過的故事,為什麼會想不起來呢?

他撓了撓自己的橙色捲髮,然後把書闔了起來。

書皮還是一如往常,白底金字配上鐵灰色的時鐘圖樣。
可是沒有針,時鐘面盤上只留下數字,充滿孤寂的空洞。

於是他一時間有把書拋出去的衝動。

「這樣不是很諷刺嗎?」他說。
「明明書名是這樣寫的。」看著燙金的字樣。


排在上面的是標上讀音的字,簡單俐落的寫著【時の針】。

關上房門,他索性想著先把書還回去給首領。反正他已經看完了,有完成首領希望他做的事情了。餘下更多都只叫做多餘,他沒必要去管。

「BOSS。」於是推開房門,他這樣說。

然後看著自己那一頭黑色及肩長髮的首領轉過身來。他知道首領總是這個樣子的,因為能早一步知道他會過來,所以從事在他開門之前裝作沒在做事的模樣。明明桌上寫到一半的文件早就暴露了一切。

「這本書我看完了。」

把書單手遞向前,裝作不知道也是作為屬下的一種體貼。


「是嗎。」接過書,首領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彷彿並不是他要求他去看這本書,而是他自己跟首領拿了書來看一樣。

他感覺自己有點惱火,尤其是看見首領把書放在手上小心撫摸書皮的模樣。
可是下一刻,他卻看見首領毫不猶豫的把書扔進垃圾桶裡。

「那麼這個就沒必要了。」並且口氣冰冷的令他當場傻住。


「剛才臨時有了工作進來,你現在應該是在休息吧?」首領接續說著,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是。」但是回過神來,這時他也只能好聲回應。

「那麼就交給你了,艾利....艾略特。」

「啊,我知道了。」

並且忽視掉首領每次呼喊他名字時的異樣感,瀟灑開門離去。





寫在超架空的時間帶(喂

大概是三月兔死掉之後不知道多久

帽子屋有沒有死掉未知,不過遊戲已經重新了很多輪
重新到其他角色都被刷掉過的地步(反正帽子屋是常勝軍,加上遊戲規則不明所以誰知道呢,當作他是三月兔死去之後他贏了那場遊戲然後決定歸隱田園也可以(喂


書本是某個持役者無聊寫的

時的針可以當作指每篇故事的時間
也可以取同音字為時の心

不過涵義都是雷同的

之後歸隱田園的帽子屋也改掉了自己的穿著方式

發現書的第一刻便把三月兔的部份塗掉
因為不願回想所以可能也從中影響了故事的流傳

所以導致之後的艾略特並不知道跟瘋狂帽子在一起的是三月兔

設定上艾略特跟艾利歐特的殘像是相同的

但是已經洗盤過的艾略特不等同於艾利歐特
不想放棄的帽子把書拿給艾略特看,但是發現依然沒有改變所以乾脆全盤捨棄關於三月兔的回憶

這種感覺

明明有同樣的地方,可是不一樣
明明有同樣的靈魂,卻不是同個人

所以該怎麼出手面對就變得麻煩


所以說,我幹麻寫這種超架空來讓自己煩躁啊混帳(翻桌!!!!!!!!!

都是因為這種寫法太文學太不帽三害的啦混帳!!!
這種文學風寫下去我才沒膽說裡面的人是三月兔那個大老粗呢Q口QQQQQ

不過我就是喜歡三月兔粗鄙的地方啦哼哼ˊ3ˋ/



所以我說像這種文章該怎麼分類才好啊=ㄦ=

算了反正我家本來就沒認真分過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