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一時興起


隕星

[怎麼了布拉德?]

聽到了我的傳喚,艾利歐特抱著一疊還沒處理完的文件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下個夜晚的時間帶,要舉辦舞會對吧?]

叉著手,我坐在桌前看著他。

舞會什麼,雖然是麻煩的事情。
不過畢竟我剛上任,有些工作還是必須要做的。

即使我想推辭,上頭的人也早已把事情都準備好了。
身為這個世界最大的黑手黨的首領,卻還要舉辦舞會跟其他小黑手黨套交情什麼,麻煩、太麻煩了。


[嗯嗯!確實是要舉辦舞會的樣子。]

思考了一會,艾利歐特笑著回答我,他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這代表什麼。

[艾利歐特。]

於是我眉頭深鎖了起來。

[嗯?怎麼了嗎布拉德?]

[你,不會跳舞對吧?]

[!!]

臉上明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艾利歐特退後了一步。於是我也嘆了一口氣。


果然啊。


[什、什麼啊布拉德!]
[就算是我,跳舞什麼...還、還是會的!]

[嗯哼?]

我敷衍的發出鼻音,然後看著他慌張失措的模樣。

[只、只是跳的.....很差境而已...]

最後他紅著臉小聲的加上註解。

也就是說,完全不會跳吧這傢伙。

也是呢,我也沒期待過他會跳舞這種事。甚至,如果他很自信的告訴我他會跳舞,我才會感到意外。


[沒辦法了,我來教你吧。]

[嘿-!?]

聽到我起身這麼說,他又錯愕的倒退了一步,看他那副德性,讓我稍微惱火了起來。

[怎麼?你覺得我沒有那個資格嗎?]

[不!怎麼會呢!]
[只是布拉德....]

[夠了,你學就是了。]

[是.....是!]

像是終於接受了要求,艾利歐特在大聲應話之後把文件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而我也在這時走向了他的面前。

[左手放在這邊,右手放在...這...]

一邊拉著他的手,我一邊說著。
不同於我,艾利歐特很緊張似的直盯著我看。

這時我才注意到,艾利歐特確實比我高出了一些,像這種兩人靠近的時候,我非得微微抬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明明是只狗,不,是只兔子。

[為什麼我非得以女伴的身分教你不可。]

然後遷怒似的,我對他這樣罵。

[所....所以說,跳舞什麼我不學也沒關係吧?]

[那可不行,今天可是要由作為主辦方的我們來開舞。]

所以說,沒有比活動還幹麻的事了。
沒有意義、無聊透頂。

[那、那樣的話,也只要布拉德你跳...不就好了...]

稍微嘟嚷著,艾利歐特這麼說,於是我狠狠的一腳踩了下去。

[好痛!]

[這麼無聊的事,我可不打算做。]

[疑?那是說、要由我來做嗎!?]

像是非常意外的,艾利歐特嚇到連耳朵都豎了起來。


[啊啊,就拜託你了呢。畢竟,身為黑手黨首領的副手,卻不會跳舞什麼,豈不是太丟臉了嗎?]

惡意的,我這樣笑著說。
於是他如我所料的,低著頭小小的應了話。
舞會潤色什麼太糟糕了
不小心滿腦子都是同人腦補創作
回過神來我已經把這篇寫完了(咳血

其他想要畫的也還有......

穿著正式西裝的三月兔什麼太狡滑了

ずるい!
すげぇーずるい!



上面是帽子屋強迫三月兔學跳舞的情況
如果是相反三月兔想要請帽子屋教之類的話.....





[嗚哇哇哇!!!!]
[完蛋了、完蛋了!!!]

[再過幾個時間帶就要去舞會不可了!]
[怎、怎麼辦.....]


抱著各式文件穿梭在帽子屋宅邸的艾利歐特一邊在腦中這樣大喊著。
雖然因為他臉上依舊是那副撲克臉所以完全沒有人猜到他想什麼就是。


[舞會的話,  肯定會穿的很可愛的吧。]
[唔恩、雖然就算是平常也很可愛.......不對!]
[舞會的話、肯定會有很多該死的傢伙跟  邀舞的!]

[啊!混帳、混帳、混帳、混帳!]
[你們這些傢伙少給我靠近  !!!!!]

把手上的文件全都丟給下屬之後,艾利歐特又馬上衝到大門口。
一把抓住剛偷懶回來的雙子向外跑了出去。

[幹麻啊蠢兔子!]
[放開啦!快放我下來!]

[吵死了!再不給我好好工作老子我就先斃了你們再說!!]

然後像是想把剛才的雜念屏除一樣,艾利歐特全身全新的投入於接下來的工作中。
三個時間帶過後,一身髒污的艾利歐特終於又回到帽子屋大宅。

關上房門,艾利歐特在一片黑暗的房裡坐下。


[好想....跟  跳舞...]
[嘛,不過反正我也根本不會跳舞....不,也不是說不會跳....啊,煩死了!]

[對了!乾脆去問其他人?]
[不,這樣太丟臉了,而且學習什麼,我肯定會馬上就放棄,說不定會忍不住把那些人給斃了...]

[可惡....]

[對了!還有布拉德!!]
[布拉德的話,肯定能很快就教會我的!!因為是很聰明又很厲害的布拉德嘛!!]


於是艾利歐特又火速拉開房門跑了出去。



大概會是這種心境交織?
就算想學也不符合他的個性

再來就是根本沒有時間

最後嘛.....




[我不要。]毫不留情的,布拉德這樣拒絕了。

還完全無視於眼前小兔子的絕望,悠閒的啜了一口紅茶。

[教男人跳舞什麼太噁心了,我絕對不幹。]
[而且你那是要我做你的女伴的意思嗎?]



居高而下的,布拉德絕對會這樣明確表示自己的立場。
於是小兔子只好沮喪的繼續回到自己房裡窩著。wwwwww


不過其實後續的情形多半是



之前也沒見過他想學跳舞的樣子,現在為了一個女人就要我教他?
別開玩笑了。

這樣想著的帽子屋一口一口的喝著紅茶,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焦躁。



wwwwwwwww

不管是出自於帽三
還是男人/主從間的吃醋都很有意思wwww


然後之所以把名字隱字是因為我完全不想打,哼哼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