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本大爺快吐了(`;ω;´)


送葬者

吃好撐真難受(喂


吃好撐再去看那麼多字更難受
本大爺的眼睛(`;ω;´)
本大爺的眼睛(`;ω;´)

。゚(゚ノД`゚)゚。・゜・。

驕縱模式全開了啦混蛋~



不定時更新wwwwwww
潤色潤到不知道自己再寫的還算不算中文
所以把原文跟原翻譯跟我流潤色全丟給愛妃看

結果被回了一句

其實我覺得原文本來就有病了xdxd

雖然愛妃一直是真相帝也沒用啊啊啊啊~~~~
。゚(゚ノД`゚)゚。・゜・。

舉例來說
這是該死的原文

一部の料理やお菓子に関しては、料理批評家も裸足で逃げ出すほどの舌を持つ彼を唸らせた店。[br]
一部……、ブラッド曰くオレンジ色の料理限定だが、彼の舌は確かだ。

這是該死的字面翻譯

關於一部分的料理和點心,這是擁有會讓料理評論家光著腳逃出去的舌頭的他所讚賞的店
一部份.....只限定布拉德所說的橙色料理,他的舌頭是確實的

重組之後可以理解為
三月兔擁有在某部分料理上連評論家也贏不過的舌頭,然後這是他所讚賞的店
雖然某部份只有澄黃色料理云云


然後這是翻譯君的愛

对于一部分料理和点心的讲究,就算是美食评论家也无法与他匹敌,而这里,就是让他也咂舌称赞的店。[br]
一部分……仅限定于Blood所谓的橙色料理时,他的评价还是值得相信的。

雖然完全把重點翻譯出來了
如果是文章用法或是旁白是沒有問題的我覺得
不過作為小娘的os多少有點僵硬
如果我直接這樣交上去阿琴應該會把我宰了,雖然我覺得潤完之後他會更想把我宰了(噴

修改了好幾次之後
跟小娘電波完全沒有契合度可言的我
交出了這種句子

這是連美食評論家也贏不過的他所讚不絕口的店。雖然贏不過的只有關於某部分料理和点心的評價……[br]
仅限于Blood所谓的橙色料理時,他的评价是絕對沒問題的。


對不起,有空我還是回學校跟老師罰跪去吧(遠


決定今天到事件七我就要滾去偷懶了(喂
不過翻完事件七估計也很晚了吧
現在都要九點了(哭
算了,偷玩一個小時也好

雖然我完全不擅長養成系



十點了我還沒潤完事件六
也就是說我一個小時居然潤不完一個事件(孟克

我屎定了我

不過事件六真的很猛嘛

它讓我感受到了未曾感受過的文化差異(遠
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知道在大陸意面只的是義大利麵

那個,在台灣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喔,完全不同
貌似新加坡也是不同的

當我看到胡蘿蔔意面旁邊寫的是パスタ時我的心涼了一半
當我看到有人用吧唧吧唧來形容吃胡蘿蔔意面的聲音時


對不起我第一次知道我是這麼沒學(ㄒㄧㄠˊ)問的人
能發出吧唧吧唧的應該只有鞋底黏到焦油之類的吧......我曾經是這麼想的

這是文化衝擊
文化衝擊啊

比簡體字裡面居然沒有妳跟祢跟祂還有牠讓我更衝擊!!!!!!



11點45分
我終於把事件七結束了
所以目前看來

一個事件要花我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咳血

真是不知道在龜什麼呢.........

聽說明天的預定是到事件14
會死的吧
一定會死的吧

我已經覺得我肯定沒辦法在15號當天把一包交出來了(遠

發表留言

secret

這是連美食評論家也贏不過的他所讚不絕口的店。雖然贏不過的只有關於某部分料理和点心的評價……
------
我个人觉得这句还是分成两个短句比较通顺,当然如果要出“讽刺”的感觉,用长句更合适,当然扭不好就有点别扭了。
比如能不能这样:
这位大哥在某些料理点心上的造诣足以吓得专业美食评论家都屁滚尿流,——虽然所谓的某些料理点心,仅限于被布拉德称之为“橙色料理”的那种东西——而这家店居然让这位大哥都赞不绝口?!

从中文的角度(当然是我个人感觉的中文),似乎这样的转折关系比较好。

底下再接:
不过,有关“橙色料理”,他的评价应该挺可信的吧。
------
感觉有点啰嗦?

无虐加油!
把兔子“吧唧吧唧”吃掉吧!(?)
——个人感觉是搞笑的时候会特意用“吧唧”,不然也许会用“吧嗒”或者“啊呜”或者“呱唧”……

对了,吃面条的时候一般是用“呼呼”地吃,“呼噜呼噜”也行。←个人觉得很像猫吃东西的声音。
说起来,我翻的稿子里,拟声词都是自己编造的Orz。

一瞬間看到三篇留言嚇死我了wwww

句子變、變的好長啊wwww
因為我整個人都很沒學問,所以這線都是儘可能的白話再白話,力求連比我笨的人都看得懂的程度(喂
所以其實比較深或比較文學味的用詞我都刪掉了,除了部分愛麗絲的對話跟os
因為畢竟對象是三月兔嘛,就覺得大勒勒的比較好一點
卡在把對話潤的太口語,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遠

我覺得那句話就是太囉唆了所以很難潤
總覺得會想要很簡潔的一鼓作氣的說完呢....
不過愛麗絲本來就很囉唆也是沒錯啦....(遠

決定先保留現狀好了ww
這麼長的句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分段
看起來好像有的比較長的句子會分段,等琴回來還要問他怎麼回事
因為我不小心把某些句子弄的長到看不見尾了(喂

這、這幾個狀聲詞我都沒想過(掩
我只有用啪他啪他形容雙子對愛麗絲上下其手的聲音(你只是把日文音譯了吧!

對後!還有呼噜呼噜呢
果然我的狀聲詞學了日文後也全死光了
不過呼噜呼噜用來形容貓真的比較多
我當下是改成唔嗯唔嗯啦.....

說起來beauty親是處理誰的哪部分的稿子呢?

我會努力嘗試把三月兔“吧唧吧唧”地吃掉的www

句子现在不用分段了,再长也不要紧。担心的话,在爱丽丝的游戏里,用debug的第五项打开.ks的剧本可以看效果。

其实我有朝口语努力的啊(呐喊),可是应试作文写太多,现在我控制不住得朝文绉绉、拐弯抹角的方向去啦,都是命中注定啊(远目)。
——这么一说,原来我很适合boss?

我处理的部分,望天……
(虽然大家瞧不上,不过自家孩儿我是一定要力挺的!)
——是(被传言很差劲但其实有笑有泪有推倒?的,不过初翻完了我也没搞清主线人物性格的)毛毛虫重制部分,和(被监督说很适合我华丽风格Orz的而且实际上也有最让我心动的台词“生者得到你永远的陪伴,死者得到你永远的怀念”的)蔷薇园!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蔷薇园里有帽子屋的家族巡街和家族野餐事件,于是就这么碰到了三月兔。
啊,其实梦魔的滞在地事件里把所有人物都碰了个遍,不过那里面兔子大半时间都在“啃哧啃哧”地啃胡萝卜。

句子越扯越长也一定是写作文的后遗症,因为老凑不够字数就不知不觉锻炼出了塞废话的习惯。

其实口语很好,我很希望自己能说出平平常常但越嚼越有味的话来——可惜这个人又罗嗦又爱堆砌囧。

小娘的os,因为大部分时候都带着种冷嘲热讽的劲头,所以向来都是我发挥的重点(远目
debug這是什麼東西來著(黑臉
反正沒問題就好了我繼續讓它爛(喂

辛苦你了,beauty可以朝boss的方向努力前進(揮揮(喂

不過最文謅謅的應該是白兔吧wwww
還有蜥蜴君大概也...

原來beauty親是勇者啊.....
啾卡之後我發誓我再也不要碰那該死的薔薇園了
我記得會碰到是因為分歧的關係
某日帽子太閑就跑去找小娘問他要不要去玩(其實根本是強制啊)
選擇外出就會去野餐,選擇待在宅邸就會被帶去薔薇園wwwww

確實夢魔的話會跟所有人都碰面呢,也是因為這樣其它本命的玩家才會對他殺意驟起啊(遠
不過夢魔本命的話應該會非常開心就是....應該吧?
然後三月兔一直在啃胡蘿蔔讓我笑了wwwwww
我記得啾卡夢魔跟帽子的茶會上也是這樣
明明帽子還在說連他也懼怕夢魔,結果那只完全不會讀空氣的小兔子就這樣帶著他澄黃色的食物上了餐桌
咖資咖資旁若無人的吃了起來wwwww
害我到後期完全認為帽子害怕夢魔只是因為他不想看到滿是黃橙橙的夢啊wwwwww

我可以理解,寫作文真的常常要湊字數
所以我老湊不到Orz....
不然就是在奇怪的地方糾結然後莫名奇妙的爆字數

口語的話,其實我也就是擅長粗口吧(喂
越嚼越有味這種事情我也辦不到呢....

而且最慘的是,裡面我最無法產生共鳴最無法跟他思想同步的就是小娘Orz
可偏偏他的話佔了大半啊(已經快要成1:8的比例了吧我說
讓我整個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最後決定小娘的地方如果沒太大問題我就不改動了(喂

不過因為三月兔很粗野所以他的部分我還算是潤的滿開心的,明明這麼粗野還可以這麼可愛這麼萌真是太犯規了起哭修!!!!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