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我是錢


殘像

我是錢,從我有意識開始我就是錢,不是信用卡、不是提款卡、不是代幣、不是支票,我是一枚小小的銅板,中華民國九十四年時被製造出來的,那批金光閃閃五十元硬幣的一份子。

作為一枚銅板,我認為人生最大的意義,就是在其出生後能經過多少人的手才被銷毀。
也就是說,銅板的價值是被流通數所定義的。越能流通,表示他越有用也越偉大。

在我還待在那個叫做銀行的地方的時候,曾經聽其他銅板說過他們的故事,說他們透過人類的手去過多少地方;有些運氣好的前輩在台灣兜轉沒兩下就被帶出了國,有些運氣不好的則是剛離開錢包就滾進水溝裡。無論如何,那些故事都只增加了我對外面世界的興趣。每天每天,我都期待著誰快點來把我從這裡帶走,趁我還亮晶晶的時候。
像是上天聽到了我的祈禱一樣,在銀行待了一百二十一天之後,我終於被帶了出去。來提領我的是一個年輕的婦人,她眉頭深鎖的用指尖夾起我,然後放進一個素色的麻布袋裡,在我還來不及看清狀況之前,跟我一起被提領出來的十九個同伴也同樣的被掃進袋子裡,然後婦人拉緊麻布袋的束口,往包包裡一塞。
習慣黑暗之後,我發現再袋子裡的除了那十九個跟我一起被帶走的人以外,還有不少的一塊、五塊及十塊銅板。輕輕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這樣的開頭是好還是壞,總之只屬於我的冒險開始了。


隨著婦人的腳步,我被帶到一個奇怪的地方。那地方真的很怪,有很多敞著門的建築,並且那些開著的門外都擺上了大大的花圈,然後是一種不像言語的聲音。
我曾聽前輩說過人類會唱歌,可是前輩把那聲音形容的很美,說是什麼富有節奏的旋律。雖然這樣批評前輩有點不太好,但如果這就是前輩說的美妙歌聲的話,我實在懷疑前輩的耳朵,雖然錢幣沒有耳朵。

『那是在念經。』聽到我的報怨,被我一屁股壓在底下的一塊錢忽然開口。
『怎麼?你是新人嗎?』

『是!我是今年才剛被製造出來的,請多指教!』

一發現被我壓在底下的原來是個資歷比我更長的傢伙,我馬上嚇的翻過身去。

『唷?是個毛小孩呢。』

像是話題被帶動了一樣,那些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錢幣們忽然紛紛開口,這時我才注意到,即使大家都是從銀行被帶出來的,卻不是每個都像我一樣又新又菜呢。
聽著那些前輩的話,我回想起還在銀行的時候,雖然現在也才不過離開銀行幾個小時的時間。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被人類帶走,只是很丟臉的,前一個帶走我的人類是一個老奶奶,看起來是因為新年到所以才特別去申請換新硬幣的。於是當時亮的幾乎可以刺傷別人眼睛的我,帶著滿腔的熱血被帶走,然後在抽屜裡躺了一段時間之後,在某個夜裡就被老奶奶交給一個看起來還不足十歲的小女孩。

『來來,這個是金幣唷。』我還記得老奶奶一邊笑著一邊摸著女孩頭的畫面。

完全不懂人類習俗的我,也一點都不能理解明明我是錢,卻為什麼馬上被小女孩關到了一個豬型的牢籠裡。好在當時被關在那個叫做撲滿的監獄裡的錢幣不只我一個,所以我也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有關人類的事情。原本想著可能要在這裡孤獨終老的我,每天看著那一槓投錢口發呆,即使同伴們怎麼安慰我也沒用。
一直到不知道哪一天,突然一陣天搖地晃,接著『噗』的一聲,我便隨著大家從突然出現的洞口掉了出來。看著好久不見的、寬廣的天花板,我忽然有哭的衝動,然而這時女孩用手指拿起了我擺到一邊。我對這莫名奇妙的舉動感到疑惑,於是看著女孩的動作;女孩就像對待我一樣,同樣也把其他硬幣拿起然後放到旁邊,並且口中念著像是數字的東西。

『八百五十塊、九百。九百一、九百二...九百六、九百六十五、九百七...九百八十一、九百八十二...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媽咪~我的小豬裡面有一千塊了!我有一千塊了!我要存錢、我要存錢媽咪!』


於是,這是我第一次被存,也是為什麼我剛才又會從銀行裡出來的原因。
即使我無法理解存錢這個舉動,但是對於其他前輩來說他們似乎都已經很熟悉了。某個擁有各種閱歷的前輩告訴我,人類存錢是因為可以把錢變大,可是我還是聽不懂,所謂的變大是會變寬嗎?還是會變厚一點呢?
我只知道我是五十元,就算放一百年我還是五十元。


『小鬼!』回過神來,現在是被我壓在肚皮下的五塊錢在叫我。
『既然你還年輕我就給你點忠告吧,勸你待會不要被人類抽到,要是變成守尾錢的話。可能會好一陣子沒辦法被用喔!』

『守尾錢?』

『你可別嚇他。你放心吧,也是有人被抽到因此流通到大市場,最後還去到國外的呢。』在袋子一角的十塊錢安慰我的說。

於是我整個緊張起來了。是會被抽到呢,還是不會抽到;是會被拿去用呢,還是又會被拿去存?在袋子被打開的那刻,我努力往下鑽,不知道為什麼,本能告訴我最好不要被抽到。


『好了,大家快過來這裡抓一把吧。』從天空中傳來的是一個渾厚的男性嗓音,而後是零零落落的腳步聲。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是錢嗎?是錢嗎?』

『那我要抓好大一把!』此起彼落的,迴盪在我耳邊的是很多小孩的聲音,還有其餘大人安撫並解釋的話語。


說話聲還沒結束,手就降了下來,肥肥小小的手在袋子裡撈了好一會之後終於滿意的收走了。
而還留在袋子裡的我,安心的嘆了一口氣。

『這個是守尾錢喔。』忽然響起的,是婦人的聲音。
『這筆錢要等到你長大,做重要的事情的時候才能用。像是投資或是繳大學學費的時候。』

『疑?為什麼?不能馬上用嗎?』

『不行,這筆錢是爺爺留下來的,是會守護你的錢。所以要等到重要的時候才能用喔。』

婦人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可是正當我專心聽著的時候,一只手伸了進來隨意的在袋子裡撥弄。

『一定要抓一把嗎?』我猜說話的大概是那隻手的主人。

但是我根本沒心情去聽對話的答案,因為那隻手現在離我非常的近。

『那我就拿一枚好了。』

這樣說著,那隻手忽然開始認真的摸著每個錢幣,摸完就換、摸完就換。最終,那隻手還是摸到我身上來了。我使盡了全力才讓自己閉緊了嘴巴,然後下一秒我發現自己開始懸空,不一會就從袋子裡被拿了出來。

『啊,是個金幣呢。』

拿著我的那少年說。我想他一定永遠不會知道,當他說話的這刻,我正對著他的臉大叫。


從此之後,即使多麼不情願,我的代稱從五十元硬幣變成了守尾錢。唯一直得慶幸的是,這少年沒有把我丟進新的牢籠裡,而是把我放進了錢包的夾層,在他打開錢包的時候,我偶爾還是可以從縫隙中窺探外面的景色。
少年去了很多地方,也常常打開錢包。
從我的統計來看,少年最常打開錢包的地點是叫做便利商店的地方,那邊有冷氣總是涼涼的,而且進去的時候還會有奇怪的聲音。再來是少年家隔壁的巷子,那邊賣了各種各樣的食物,即使錢幣不需要吃東西,我也常常會被那香味誘惑。最後是在家裡的時候,有時候一到晚上,少年就會從錢包裡把我拿出來,或者讓我在指尖上旋轉,或者把我翻來覆去的看著。
然後少年會嘆氣,嘆長長的氣。

因為少年看著我的表情總是很寂寞,所以我忍住了沒對他大吼。

作為一個為了被花用而被創造出來的東西,我實在不能理解人類的想法。如果想要使用我,為什麼還要創造出那些奇怪的習慣呢?如果不能被使用,那我也不過是塊被雕刻過的廢鐵,失去了自己存在的價值。

『快用我,快用我吧。』我總是在少年的錢包裡這樣祈禱。

可是少年根本聽不見。

甚至我開始等待機會,想趁錢包打開或是少年拿出我的時候逃走。但是不管我跑了多遠,少年總是會把我撿回來。就連換了新的錢包,也還是會有著一個專門塞著我的夾層。
於是我開始習慣隔著皮革對另一邊的錢幣說話,而少年也漸漸變成了大人。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少年變的非常忙碌,忙碌到連打開錢包的時間都變少了。
那些來來去去的硬幣說,少年在準備考試。因為少年已經是大人了,所以少年也要出社會了。
聽到這句話,我開心了起來。
既然少年要出社會的話,就表示他一定會遇上所謂重要的時候吧?也就是說,我終於可以被花掉了!


『我可以被花掉了、我可以被花掉了!』興奮的,我對著自己說。

等到被少年花掉之後,我會去到哪裡呢?既然是很重要的場合,那我一定會去到很氣派的地方吧!再不然,以現在的我來說,也絕對是有一大堆的流通機會在等著我。也許我會去到公司、也許是娛樂場所、說不定運氣好可以直接被帶到國外!光是想像就令我雀躍不已了!

在少年的保存下,即使過了好幾年我都還是亮金金的,用著這樣的身體出去雖然會有點害羞,不過說不定也會有很羨慕我的人。然而,我忽然想到,自從少年忙碌開始,已經有多久時間沒有從錢包中拿出我看著了呢?
明知道對一枚錢幣來說,被人類看著不僅沒有任何意義,也不能發生什麼。被看一眼、看兩眼,錢都不會變。五十塊還是五十塊,不會變薄、也不會增加可以炫燿的故事。只是我,怎麼也無法放下少年那寂寞的表情。
跟著少年也已經有五年了,我知道少年心情好的時候會唱歌,跟朋友打鬧的時候會說很粗野的話,錢包總喜歡放在屁股右後方的口袋,出門不帶上超過五百塊不會安心。而且少年很溫柔,朋友一通電話他就會一手抓著我一手抓著雨傘衝到外面去接人,儘管最後少年跟我都淋的溼答答的。
如果我是人的話,無論如何我都會報答少年,最起碼這段時間裡他不是隨便把我丟在哪個角落,然後遺忘。可是我只是錢,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有讓他花掉我而已。


然而,我的想法似乎是多餘。少年忙碌的時間維持了很久,並且他又開始跑了很多地方。
換上了黑色的西裝,少年屁股右後方的位置不再屬於我。曾經住習慣的三折錢包,變成了對開式的平板皮夾,並且小心翼翼的放進西裝外套的內袋裡。他們說,少年已經開始工作。
我不懂得投資這個字眼,也不知道少年什麼時候才會想到要投資,我只知道當年少年上大學的時候,完全沒有考慮要把我花出去。於是我開始懷疑,說不定我沒有離開錢包的那一天了。

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在少年身邊待了十個年頭。後面這幾年,少年就像是忘了我一樣,只有在換皮夾的時候才會把我拿出來,然後溫柔的塞進新的錢包裡。
放棄了成為一個稱職的錢幣之後,我每天的消遣只剩下觀察少年的生活,聆聽他跟其他人見面時的談話。少年還是一樣喜歡在心情好的時候唱歌,只是除了我以外,聽少年唱歌的人增加了。那是發生在我跟少年一起生活之後的第七年,少年開始頻繁的跟一個女孩出去,打開皮夾的理由也都變成了女孩。他為女孩花錢、為女孩奔波,唯一讓我高興的一點是,跟女孩在一起的時候少年總是笑的非常開心,而我喜歡少年的笑聲。


漸漸的,我覺得就這樣留在少年身邊也沒什麼不好。一般的錢幣是沒有主人的,人類對他們來說只是通往下個冒險的媒介,但是我不一樣,我將成為一個擁有主人的錢幣。可是其他錢幣們對我的理想嗤之以鼻,他們對人類沒有興趣,更不會喜歡上一個人類。於是我開始不和他們說話,直到皮夾裡的錢幣全都翻新,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也在皮夾裡。

一個不會被拿出來使用的錢幣該怎麼迎接死亡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損毀的、被淘汰的錢幣,會被回收重新鑄造。
可是一直待在錢包裡的錢幣該怎麼被回收?


就當我這樣想著的同時,少年打開了皮夾。溫柔的,他從夾層中把我抽了出來,而我瞇著眼,適應著好久不見的光線。從剛才少年的對話裡,我知道少年現在在百貨公司裡,而且他看上了一枚戒指準備要送給女孩。

『哎呀,真是漂亮的金幣。』突如其來的聲響,是站在少年旁邊穿著藍色衣服的女性。我記得她們被稱作專櫃小姐一類的。

『嗯,這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金幣。』然後我聽見少年這樣說。
『這是我爺爺留下來的,只能用在重要地方的錢。可是我不知道怎樣才算是重要的地方。』
『然後我想起,我爺爺非常的愛我奶奶,在我的印象中,他們是鄰居口中人人稱羨的一對夫妻。』

『那真是令人羨慕呢。』我看見專櫃小姐露出漂亮的笑容,而映在她眼中少年臉上滿是幸福。

『所以我決定用它來買我要送給未來老婆的戒指。』這樣說著,少年舉起了我。
『謝謝你,請你祝我幸福。』然後像很多年以前一樣,認真的看著我。


於是我哭了,在少年的面前,毫不掩飾的大哭了起來。

我以為少年早就忘了我,也以為對少年來說我根本是一枚沒有價值的廢鐵。壓在我身上的,才不是什麼先祖的祝福,不過是人類莫名奇妙的習俗。可是並不是如此,少年一直認真的看待我,一直找尋適合送我出去的,那最重要的場合。
我是錢,對少年來說、對收下來我的其他人類來說,我只是一枚五十元銅板。
可是在錢幣之上,我承載的只有人類才能孕育出來的,名為愛的情感。

發表留言

secret

让我想到郑渊洁的《奔腾验钞机》(是叫这名字吧?)。
沒聽過Orz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约莫是在十五年前,那时候我还是青葱的XX岁(为了不显老,某人心虚的屏蔽了),那时郑渊洁在大陆很流行,人人都看《童话大王》,他有一篇故事叫《奔腾验钞机》,就是讲1块钱,5块钱,10块钱,100块钱……的钞票从出厂到被销毁中间经历的故事,而且后来出版的时候也改名叫《我是钱》了。和这篇风格真像的。
这里有个线上阅读: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40336.html
15年前我才七歲呢XDD
根本連電腦是啥都不知道
不過只能說英雄所見略同
畢竟台灣跟大陸還是有海隔著,完全沒想到會寫出跟前人類似的文章啊

然後感謝你提供線上閱讀XD~我這兩天有空會把他看完~謝啦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