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愛情之前是理性


殘像

前陣子我去了一趟高雄。在一家餐廳裡,我因緣際會的做了生平第一次的香草占卜。
女孩子嘛,說到占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愛情,其實也不是挺在意,只是剛好在猶豫罷了。到了二開頭的這個歲數,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懂得轟轟烈烈享受當下了。總歸是要嫁人的,比起一時的喜歡,合不合適、能不能共度終身成了重要的問題。可是越這麼想,心裡越沒個譜,總覺得自己還年輕,愛情這種事情強求不來。於是轉念一想,乾脆問問到底要不要答應現在的追求者,這個問題還比較簡單。

在老師的引導下,我閉上眼睛選了三瓶香草。
一邊在紙上做著記錄,老師開口說話了。

『你的想法很複雜。』

我點點頭,光是能到底要不要占卜愛情這問題都思考個老半天,這種人的想法不複雜才怪。

『你要占卜的是愛情對吧?』
『現在....有對象嗎?』

我歪了歪頭,不知道追求者到底算不算對象,於是據實以報。

『現在有人在追求我,但是我不知道要不要答應。』

聽我說完話,老師抬頭看著我的眼睛,然後把紙跟筆遞給我。

『把他的名字寫出來。』

以我目前的經驗來看,台灣的占卜多是混合式的,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混上了姓名學,所以當他提出要我寫名字的這個條件時我並不意外。可是我猛然發現,我居然不知道該對象的本名。唯唯諾諾的,我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回話。

『那個.....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這說法其實聽起來很可笑,就像是我在說謊一樣。
但是並不是如此。
因為對方是學校的學長,所以一般情況都是稱呼暱稱,即使是從學校畢業了的現在,也從來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的。

可是老師看了看我後,收回紙又寫了兩個大字。

『那就是沒有了。』

當下,我彷彿有種自己被人當成騙子的不悅感。因此,我這次的香草占卜就在我思緒太過混亂、放不下自尊相信香草,所以無法跟香草產生共鳴,也無法得到更多迴響的結語中結束。

回到朋友身邊,我一邊尷尬的笑著一邊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事情。當然也對追求者的部份詳加描述了一下。不過其實不用這麼做,我朋友也知道;早在我被告白的那天,我就跟他求救過了。
就是因為我並不討厭這位學長,但是也沒有想跟他談戀愛的感覺,所以我才感到困擾。以學長的個性來說,作為對象可能會是不錯的選擇,畢竟看起來是可以共同努力的類型。可是心中的感覺也很重要,如果是過去,我大概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即使說感覺是可以培養的這種話,也不想欺騙自己。
於是我是在心情跟安逸的道路上做抉擇,想著要是這是我最後一次被人喜歡上的機會的話,就覺得惶恐。

放下茶杯,朋友清澈的眼神看著我。跟老師的那種銳利感不同,我知道他只是單純在表達自己的意見。

『可是你對他沒興趣到連他的本名都懶的去知道耶。』

看著朋友那輕鬆而自然的表情,我不禁失聲笑了出來。

『對耶!』我說,忽然不知道自己剛才在煩惱個什麼。


因為我根本打從心底不在意、不考慮,所以對方根本不能算的上是對象。一瞬間,我對老師寫在紙上的「沒有」那兩個字也釋懷了起來。

即使年齡已經超過了二開頭,即使已經邁入要對自己負責的社會圈子,又怎麼樣。我實在是把這一切變化看的太重太重了,只因為聽到別人的近況轉變,就覺得沒跟上的自己彷彿變成異類,開始煩惱多餘而無謂的事情,簡直是可笑。明明我還是我,無論怎樣都不會變成別人,又何須逼著自己死命往前衝呢?才發現加諸在傳統女性身上的枷鎖實在太過沉重,以至於我全忘了當初的自己是怎麼想的了。

其實,我本來就不是個非常女性化的女孩子,國中的時期也曾跟朋友大聲嚷嚷著說一輩子都不要結婚、都不要交男朋友。就算是現在,我也不認為女性有什麼理由非得跟著男人生活不可。對我來說嫁娶、成為人母或許是女孩子的夢想,但絕對不是必備的終點;倘若一個人可以活的更好的話,為什麼非得找第二個人。更不用說戀愛應該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才對。

可是出了社會,就全然不是這樣的了。
來自親戚跟公司同仁的壓力比想像中還要大的多,明明大家都忙工作忙個沒完,卻總是有時間閒話家常一番。哪個女同事從來沒有人追、哪家的女兒快要超過適婚年齡了都還沒有消息,父母也會有意無意的說起想要抱孫子的話,偶爾翻翻雜誌新聞又會看到哪個女明星說高齡產婦很辛苦。
於是有心想要結婚的女孩子一個個脫下外皮變成了豹,毫不放過任何春天的消息。而我也受其感染覺得還不想結婚的自己看起來就跟怪胎沒兩樣。

於是心底說話的聲音變的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全然聽不見了。


「不對不對!」
終於,我對自己這樣大吼。

「我想要的是一場真正的戀愛,而不是理所當然的婚禮。」
我想要的是我喜歡的對象,而不是適合我的對象。倘若愛情不是因為愛而產生,我怎麼能相信未來的我是渡過難關而不是委曲求全呢?要是哪天我生了孩子後撐不下去而想離婚的話,我該怎麼跟這個愛的結晶解釋呢?

我不想對自己說謊。


就算慢一點也沒關係,終生大事是值得好好考慮的,女人實在不該把幸福這種充滿幻想的東西隨便交給現實來決定,畢竟以現在醫學的發達,我想高齡產婦並不是真的那麼危險的問題。而且我認為只有兩個人相愛,才是婚姻的根本。當然,穩定跟合適度也很重要,畢竟這不是可以重來很多次的辦家家酒呢。


做完占卜的朋友回來之後,我腦中的思考正好也到了一個段落。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我們很有默契的從錢包裡掏出剛好的金額放在桌上,然後起身離開。

『明明我覺得自己也是個很理性的人,但是總有這種時候呢。』
『在被你點醒之前,居然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真正的心意。謝啦!』

推開餐廳的大門,我在那一片鈴聲作響中轉頭過去跟我朋友說。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