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生命與我與寵物


殘像

這些年來我養了很多寵物,有網路上的、網路上的跟網路上的。
我不是在說笑。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很可笑,認為那些不過是零跟壹所組成的電子訊號,哪能算的上是什麼有血有肉的生物,更難以被稱上寵物這兩個字。但是並不是這樣的,它們一樣會吃飯、能玩耍、會等你回來、能陪你散心,就基本功能上來說跟一般寵物並沒有什麼不同。也許你會說網路上的寵物是虛擬的,就算功能再強大、AI設定再厲害,它都是死的,是不存在的;你既摸不到它、也感受不到它真實的情緒,所以你甚至無法對它產生情感,無法去擔心它。
嘿,我說那是因人而異的,曾經我就養過日本某家的網路寵物,因為它有七天不餵食寵物就會死去的設定,所以當年我失戀的時候在難過之餘還一邊擔心的想著不知道昨天有沒有餵寵物呢。嘛,雖然幾年過後那寵物還是因為我的一時疏忽而餓死了。


而現在,我則因為自己那自以為是的愛心而飼養著一隻小公貓中。
遇見牠是今年三月的事情,在我生日的前幾天,朋友忽然來了電話,劈頭就問我要不要養貓。想著今天應該不是愚人節吧,就算我剛從學校宿舍搬回家裡,也沒有這種這麼囂張的解禁法呀。
多聽了兩句之後,才知道是我朋友在永樂市場附近發現兩隻被人遺棄的小公貓,看起來不過兩個月大,連走路都還會跌跌撞撞的讓人十分心疼。其實當下比起貓更想養的是兔子,而家裡的父親也在考慮養狗的問題。但是比起再從別人那邊買來什麼動物,直接帶野貓回去快多了,就是這種自作多情的善意讓我義無反顧的從兩隻貓中間選了比較喜歡的一隻回去。
坐在父親車上,那搖搖晃晃的回家之路彷彿安眠曲一般,一下就讓被迫跟兄弟分離而不斷哭叫的小貓安睡了下來。摸著懷中那不足兩個手掌大的小生命,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仍然感到不可思議。

回家之後,小貓自然顯得不安,也許是習慣了我的味道,他死死窩在我懷裡哪也不敢去。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決定實在太莽撞了,從來沒養過貓狗這類動物的我,對貓的概念只有會喝牛奶、愛吃魚、會用貓沙、愛往高處跑這類既基本又似乎有錯的東西。一邊慶幸著還好家裡還有點牛奶,一邊從父親手中接過裁好的紙箱,是的,既然是臨時起意又怎麼能奢望在我家找到貓碗還有貓沙盆一類的東西呢。
好不容易用手指沾著牛奶讓小貓喝了一點之後,才終於想到應該要上網去查查別人的育貓心得。結果第一條就看到貓不能喝人類的牛奶,如果體質不適小則脹氣大則腹瀉,一瞬間嚇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還好過了一整個晚上那隻貓都沒有出現任何異狀,只放了一個很臭很臭的屁。


但是,你以為事情這麼簡單就結束了嗎?
等小貓吃飽喝足準備繼續睡的時候我才發現,這隻貓還沒有排洩。如果是現在的我的話,絕對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畢竟就算人類一天也不過上個四到五次廁所,中間間隔時間就算是好幾個小時也沒問題。可是當時的我完全沒有察覺到這個事實,只是一個勁的擔心,亂查了網路資訊的結果,就是被有些貓會因為不愛上廁所而導致腎結石之類的新聞嚇的臉色發白,當下就決定如果明天一早這小祖宗還是不上廁所的話就馬上帶他去看醫生,順便做基本檢查。

於是隔天艷陽高照之時,我正站在不熟悉的七堵街頭,像傻子一樣一邊抱著努力哭叫的貓,一邊尷尬的四處觀望。對當時的我而言,抱著貓在路邊聊天的婦人看起來就像仙女一樣,於是鼓起了勇氣向他詢問醫院位置之後,得知了另外一家頗受好評的動物醫院。悲慘的是,那家醫院在基隆,而我對基隆的熟悉度比七堵還要更低好幾個等級。認命的坐上車之後,終於能舒舒服服吹著冷氣的我,此時還不知道等在眼前的是邁向地獄的灼熱之路。
已經熱到幾乎是用氣音安慰小貓的我,就這樣走了近半個小時才終於看到動物醫院。然而拉開大門之後,我還等不及享受迎面而來的冷氣,懷中的小貓又繼續開始躁動了。想說大概是太熱,我也沒特別注意,一直到寫完貓的基本資料之後我才發現,為什麼我的肚子濕濕涼涼的呢?

跟櫃台的小姐借了衛生紙擦完地板後,剛好輪到我的編號,一邊小心翼翼的把貓放在台子上,一邊看著醫生。果不其然的,醫生問了那幾乎是慣例的句子『牠怎麼了嗎?』,想著總不能哭著說不好意思他已經尿完了沒事了,然後就走出醫院大門,我努力的扯出微笑說『這是我昨天撿到的貓,我帶他來做基本檢查。』

就這樣,相較於來時坐公車兼走路的那段勤儉之路,回程我爽快的招了計程車回去;除了一身的貓尿以外,沒有抵達到我家附近甚至可以說完全不知道是開去哪的公車站站牌路線也是一大原因。


比較幸運的是,沒兩天我就知道了貓真的是一種聰明到嚇人的動物。即使是悠閒到能搬回家的,大四生的我,也仍然有非得去學校上課的日子。然而只要一去學校,不管怎麼不情願也會耗掉大半天的時間;這時留在家裡的貓該怎麼辦就成了一個問題。飼料部分因為已經可以吃硬飼料了所以影響不大,但是這傢伙雖然會吃飯、會睡覺,卻完全記不住該在哪上廁所。其情況已經糟糕到當他一邊叫一邊開始轉圈徘徊的時候,我就必須呈現待命狀態隨時準備抱住他那蹲下去的屁股,然後火速拋到貓沙盆去。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隻小貓看到我出門前特地投給他的關愛眼神,當我回家看見貓沙盆終於有動靜時,那霎那真是感動到快要痛哭流涕。

基本上我是個相當容易滿足的人,所以對我來說當這隻貓學會了吃喝拉撒之後,也就代表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教他的事情啦!握手什麼、裝死什麼,那些不過是養狗之流的休閒,因為我家是貓所以不需要,唯一需要的只有教他不要再咬人這點。不過當我把網路上各種方法諸如彈鼻子、彈耳朵、拍打喝斥、咬回去等等都做遍之後,我就毫不猶豫的放棄了。

套我爸的一句話,你怎麼能要求一隻動物沒有獸性呢。何況,當被牠用那無辜的大眼睛望著的時候,就連我爸這種漢子都會露出一臉愚蠢的模樣忍不住要摸他兩下,哪有多餘的時間去真的發怒啊!只能說小動物真的是太狡猾、太卑鄙了。

於是,我家這小鬼就在我家人的百般溺愛之下,健壯的長大,也健壯的長胖。


然而,就當我以為養貓是如此輕鬆而得意忘形之時,這隻貓毫不猶豫的賞了我一次回馬槍。
就在前幾天,我家的貓原因不明的吐了。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不過因為我家的貓老是喜歡亂吃跟暴飲暴食,所以即使看到嘔吐會擔心,卻也不至於到急著送醫的程度。但是那天的情況跟往常都不一樣,一般來說我家的貓只要把吃過的都吐出來之後就會沒事了,而且活潑亂跳到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可是那天他吐完飼料後過了沒多久又開始吐黃黃的液體,而且不是一次兩次。看著時間已過了十二點,雖然基隆不是沒有二十四小時的醫院,不過由於網路上有不良評價所以我實在無法放心。把鬧鐘調到八點,死命閉上眼睛的我想著只能一早出發趕醫院九點半開門的時間了。

我永遠忘不了醒來的那刻看到地上一攤攤乾掉的黃色污漬時的心情,要不是我家那小鬼外表看起來依然活潑好動,我大概會崩潰的哭出來吧。還好帶去醫院檢查之後確定只是胃發炎而已,打了一針之後就沒再吐過,餵了他幾次藥之後也終於恢復食慾了。現在,他健康的像是沒生過病一樣,依舊每天任性耍鬧愛亂咬人。


還記得我前面說的嗎?我養過很多寵物。
對我來說,只要用心養的寵物,不管牠是電子訊號還是活生生的動物,都一樣是有生命的。我會被牠們治癒、被牠們安撫,也會關心、擔心牠們;可是我知道有很多人不是這樣。
很多人,都跟那個小我八歲的弟弟一樣,因為還太過年輕,所以不知道生命的重量。他們僅僅是因為動物可愛去飼養,而忽略了養育動物這個動作本身,其實已經代表把該動物的生命買斷了的涵義。動物跟人不一樣,當牠被飼養起,牠的自由就是有限制的;這個限制並不會因為你時常帶牠去散步、去玩耍而解開。牠,是沒有選擇權的,或者說,牠的選擇權是建立在你之下,你選擇之後牠才有權利選擇。牠玩你選給牠的玩具、吃你選給牠的飼料、走在你選擇的道路上、跟你生活圈裡其他被養育的動物交往,只不過是被動態的自由罷了。

但是我並不是要否定養育寵物這一作為。
無論如何能去愛著、呵護著、照顧著一個生命,都不會是一件錯事。起碼你對牠負責了,你用同等程度的愛去填補了牠的損失,而使牠願意失去那些自由陪在你的身邊,這總比說些什麼大義凜然的話,而無視那些小生命的逝去好的多了。所以,我要求的僅僅只是負責這一態度,並且我想這樣的要求並不為過。對一般真的有心飼養寵物的飼主來說,根本是理所當然的東西。
我只是不能理解,那些跟著一股風潮而去飼養動物的人,究竟是在想什麼。寵物不比玩具,牠們是活生生的,是會因為一點小事而死去的生命;牠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習慣,建立在你容許上的任性,偶爾也會不聽話的耍耍脾氣。寵物之所以寫做寵物,就是需要被寵愛的動物,倘若不能做到這點,倘若只是因為一時興起,我實在認為現在網路上的寵物有那麼多種,乾脆養那個算了,還不用裝攝影機只要上網就能看牠呢。更不用擔心牠變胖、生病、還有失業之後買不起飼料等等,多方便。

對我來說,最殘忍的不是漠視那些小生命的消散,而是明明做了養育的動作卻沒有覺悟負起責任的那些人。這無非是給了對方希望卻又給予絕望的過分作為。
也許這種要求太過度,但要是所有即將成為飼主的人,都能花十秒的時間去考慮五年後,甚至是十年之後,該怎麼面對家裡那已經長大、已經對大部分人來說不夠可愛的寵物的話,我想這將能改變現在的寵物圈,也能有效遏止那些過度繁殖的行為吧。畢竟沒有需求就不需要供應呢。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