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下雨天--雲黑


隕星

下雨天--
那鬱悶潮濕的六月午後
時間之國不會下雨。
永遠都是晴天,永遠都是無端而無意義的晴朗。

連被洗滌的資格都沒有。
累積在記憶上的是沒來由的煩躁。


[好熱!]你這樣說,扯掉了總是圍在脖子上的圍巾。

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迎來了愚人季節,在得知家裡是夏季的第一時刻,你家首領已經以跟其他地方交涉的名義逃了出去。
門衛什麼反正沒多少時間看他們真正待在門前過。考慮著要不要脫掉外套,你走在自家的庭院裡。

[啊~真是熱死了!!]

想著即使失態也無所謂了,反正是自己家,於是你扯開了自己的衣領。
白色衣領下露出的是漂亮的鎖骨,雖然沒有特別鍛鍊,不過由於工作的關係,你對自己的身材相當有自信。
自大點說,是即使給人看也不會失禮的姣好身材呢。

當然,對男性來說賣弄身材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所以你僅是因為躁熱的無法忍受而這麼做,事實上沒有脫到只剩一件內褲亂跑已經是你最後的理性了,因為怕被布拉德討厭而緊守的理智。

[好熱...好熱....好..好餓....不對..]
[....啊啊啊啊!!!!!!這種鬼天氣還要持續多久啊混帳傢伙!!!]

忍不住對著天空開了幾槍,發洩之後你疲憊的連耳朵都垂了下來。
因為艷陽產生的汗水滑過你的臉龐滴在地上,你想再這樣下去不消多久自己大概就會脫水而死了吧。

甚至,你發現自己開始產生幻覺。
不、是幻聽,你聽見樹葉沙沙的聲音。

不容忽視的沙沙聲之後是伴隨著嘆息的腳步聲,當你一邊覺得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而轉過頭去的時候,那人用著一如以往的爽朗表情看著你。


[唷!好久不見了呢,艾利歐特!]
[疑?既然遇見艾利歐特的話......也就是說這邊是帽子屋屋敷吧?]
[真糟糕呢~我明明是要去三葉塔的說。]

沒有第一時間抽出槍,你先是把臉埋到自己的手掌裡。

[這是幻覺、這是幻覺、這是幻覺。]思考了三秒。

[疑?幻覺嗎?]
[這是說艾利歐特平常都在想著我的事情想到連幻覺都出現的意思嗎?討厭啦~我可沒有那種興....]

[XXXXX!幻覺就給我乖乖的消失!!]然後開槍。

[所以說~我不是幻覺嘛~]
[是本體、本尊唷!嘛,不過怎樣都好吧。]

一邊俐落的躲著,艾斯一個欺身猛然向你俯衝了過去。
原本你以為這下死定了,一定會受傷的;可是並沒有,他停在你背後大約五步的位置,像是跳舞般的旋轉過身,然後開心的舉起手上的東西。

是你剛拆下來的圍巾。

[沒想到艾利歐特你會拿下這個呢。]擺弄著手上的圍巾,艾斯突然的動作讓你警戒了起來。
[總是看你圍著這個,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既然知道重要就快還我!]

[放心放心~我不會弄壞的。]
[弄壞別人重要的東西可不是騎士該有的作為唷。]

無法相信也無法攻擊,你跑向前伸長了手想要搶回自己的圍巾。

一觸擊發的攻防戰瞬間變為孩子間的耍鬧。
只是你跟他都沒有注意到,而在發現之前你又早已被他撂倒。

躺在庭院的草地上,坐在你胸前的艾斯右手高舉著你珍愛的圍巾,左手使力壓著你的胸口。
他用的力道不大,卻剛好維持在會令你感到疼痛的程度,於是你知道他是故意的,

[混帳!]

你怒罵,可是他聽見之後卻反而露出微笑。
你看著那笑容,勾起的嘴角明明是一如以往的爽朗,卻怎麼的讓你感覺到懼怕。

艾斯俯下身,一瞬間你看不清背光下的他的表情。
才想瞇起眼睛仔細瞧,你的眼前卻被黑暗籠罩。

布料特有的觸感擦過你的眼角,於是你知道是他用圍巾遮住了你的眼。

[這樣也不錯呢。]忽然間,他說。聲音回盪在你耳邊。
[要是看不見的話,也就不會害怕了吧。]

你看不見他的表情、看不見他的動作,更看不見他高舉著劍時露出的扭曲微笑。
你想要掙扎,可他的膝蓋壓在你的手臂上,稍一使力你便痛的發汗。

於是你像一只認人宰割的兔子,只能使盡全力不讓自己發抖。


要是在這裡死掉了會怎樣,你開始這樣想著。
大概在布拉德回來之前,你的屍體就會消失。那麼時鐘呢?你沒忘記艾斯跟那該死的時計屋是好友,於是你的時鐘應該也會很該死被送回時計屋那裡去。
你會成為殘像,悲哀的等著下一次的出生,而你的時鐘將在修復之後成為某個人的東西。
可悲的令你想要嘔吐。


[殺了你。]因此你說,做著最後的困獸之鬥。
[你他媽最好一劍就捅死我,否則我絕對會殺了你!]

然後艾斯大笑了起來。

他撿起落在一旁的你的槍,毫不猶豫的甩了出去。
被甩飛的黃銅手槍正好打中了灑水器的開關,被開到最大的灑水器猛然噴起水柱,然後刷的變成細絲灑落在你們身上。


[就像下雨一樣對吧。]


你搖了搖頭讓圍巾滑下面部,終於看見艾斯表情的你,卻懾震於那饜足的笑容。


[欸?已經把圍巾弄掉了嗎?]
[真可惜呢,原本還想讓你多害怕一會的說。]
[放心吧,我還不打算殺掉艾利歐特唷。.....因為我還沒做好決定呢。]

艾斯最後說的那句話聲音很小,所以你也沒聽清楚。
只知道他忽然放了棄起了身,然後走出水柱仍然在噴灑著的草地範圍。

[吶、能幫我指路嗎?艾利歐特。]

[XXX的你這傢伙迷路到死就夠了!]

這樣說著的你,爬起身後卻指了方向給他。
朝著三葉塔的方向。

[謝啦!]
[艾利歐特一直都很親切呢,能遇到艾利歐特這麼好的人的我真是幸福吶~。]
[啊對了,作為友好的表示我還是提醒一下好了。]

做了個思索的表情,艾斯忽然轉過來指著你笑。

[就算是男人那麼性感的模樣也不太好唷。]
[就連我都差點要心跳加速了呢。]

於是你低頭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襯衫釦子已經全數打開,更不用說包在外面的外套。

[呀~今天真的是好熱好熱呢。]

[你這變態........快給我去死!!!]

抄起剛剛被拋出去的火槍,你追在艾斯的身後,一邊開槍一邊不忘破口大罵著"不是那邊"。

發表留言

secret

三月看起來一整個口嫌體正直,
原來在你心中騎士三月也有搞頭啊?
我家支援三月總受喔(拇指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