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NO.82 deep emotion 深的感情


喪鐘

『不要再哭,不要再哭了!』從床上躍起,澤田大口的喘著氣。

他知道他說夢話了,因為還記得方才那場夢,那不只一次夢過的,恍若真實的情景。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夢到,只知道每當午夜夢迴,那擁有著異色眼矇的孩子,會一臉哀傷的從遠方凝視著自己。


當喜歡變得陌生,愛情變得隨便之後,我便不知道現在的這個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站在這裡。

遺忘好久了的,那種重要的情感。漸漸讓人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曾經擁有過。

不過既然會忘記的話,肯定是表示它不重要吧。
最起碼,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重要。

否則,怎麼能如此輕易捨棄呢?
關於你、關於那份心意。




『不要再到我夢裡來了。』叉著手,澤田撇開目光對站在桌前回報任務進度的六道骸說。

他說的很小聲,但卻肯定他聽得見。

六道骸是不會漏聽自己說的任何一句話的。澤田綱吉有著這樣的自信。

並不是自大或是妄想,澤田確信著六道骸還在等待,即使在這一片和平的現在,也仍然等待著撂倒他的機會。
為此潛伏、為此忍隱,裝作比誰都還盡忠職守的模樣。

但即使如此,不會改變的事情依舊不會改變。
澤田知道,六道也很清楚。

於是他輕笑。

『說什麼啊,彭哥列。』
『是你自己一直夢到我的不是嗎?』

但是澤田卻皺起了眉頭。

『那麼你就繼續逃避下去吧,六道骸!』

目光依舊沒對在六道骸的身上,澤田不想看也不敢看,因為他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麼。

『蘭奇亞下禮拜就會結婚了,是我幫他拉的紅線。』
『不過,你可以盡量裝做不知道。』

是他忽視了夢裡那孩子求救的訊息,同時把足以救他的人全數推開。
但他知道自己這麼做的原因包括憤恨。

孩子眼瞳裡除了哀傷更多是同情,同情自己也走上了那般絕路。



此處無光,擁有的僅是笑得比神祇還溫柔的男人。

我想這世界上肯定沒有天使,就算有也不可信。因為他們從來沒救過我。

但如果是惡魔的話,給予什麼就定能換回什麼。

所以有什麼比惡魔還要值得依賴的呢?




『這樣真的好嗎,骸大人?』

穿著一身漂亮的絲綢禮服,庫洛姆難得戴上墬飾畫上淡妝。
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婚禮,儘管習慣了一個人到處奔波處理任務,也無法適應這種讓人不耐的緊張感。


在腦海迴盪的,是她打從心底尊敬崇拜的骸大人的聲音。
以任務繁忙無法親自到場為名,六道骸請她作為代表出席了這次宴會。

「如果真的那麼忙的話,應該會連在腦中交談的時間都沒有吧。」小聲的,庫洛姆在心裡嘟嚷著。
但是並不介意,也很清楚骸大人這麼做的原因。


曾經信仰著的那個完美無缺的男人,等到熟識之後才發現不過是個擁有自虐傾向的瘋子。
但就連這種地方也都深愛不已的自己,肯定是有哪裡出了問題了。

因此極盡可能的,維持著原本的模樣,維持著讓骸大人足以放心青睞的純潔天真模樣。

『如果您不高興的話,那我現在就回去。』

女人啊,終歸都是可悲的。
因為太過了解、因為太過清楚,所以不小心就習慣了面對這樣的事實。

以他為主,以他的命令為主。
結果最後,自己也不過是一只很好利用的牽線木偶罷了。


『蘭奇亞前輩........』
『祝你....新婚愉快。』


走到這裡的不是我,用我的嗓音說著話的人也不是我。
是我深愛的男人,借了我的身體,向他深愛的男人,投以最後的弔念。



如果會哭泣的話,為什麼不阻止。
明明就很難過,還硬要扯開笑臉。

除了自虐跟自我傷害以外什麼都不會的我們,是否比起曾經已經稍微長大了一點?



站在遠處,澤田看著庫洛姆瘦小的背影。
那微微顫抖著的身影漸漸沒入黑暗之中。


他想罵,想罵六道骸,想罵不敢出面的六道骸。
可他罵不出口,因為他不知道如果換成他的話,自己是否有那個胸襟祝蘭奇亞幸福。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