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EBORN×ENTRY's

愛殺


喪鐘

『前輩,我愛你唷。』

『嗯。』

你聽著他這麼說,那異色的瞳孔裡滿是無法理解的複雜情緒。
是愛、是溫柔、也是空洞、更是殘酷。
抱緊了你,他又說。


『所以讓我殺了你吧。』

『..........欸?』

神不語吾愛世人


喪鐘

他不只一次說想要毀掉這個世界,從小說,長大也說。
於是某次他終於忍不住的問了他。

[你到底有多討厭這個世界?]他說,眉頭緊皺。

然後他愣了一下,像是很意外他居然會問這種問題似的笑開了。

[就如同我討厭你一樣,前輩。]他說,嘴角微笑惡質。



[呵,那你還真是愛慘了這個世界。]

可惜他已經很習慣了,不管是他這種態度還是這種說話模式。
連同他說喜歡自己的部分,都已經十分習慣了。

and I say………


喪鐘

『仔細想想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為什麼我必須為了不認同我的人否定自己才行呢,前輩。』

他站在懸崖邊看著海,雙手張開的姿勢彷彿馬上就要飛出去似的。

『所以我說,這是愛喔。』
『我愛你喔,前輩。』

同時轉身,背朝下墜落。

以愛為名


喪鐘

[六道骸,你那不是愛。]

由下而上,你平靜地看著他。平靜的、漠然的、彷彿在談論天氣等不足為道的小事一般。

[怎麼會呢前輩。這世上哪裡還有比我的愛更純粹的東西?]

然而他莞爾一笑,
三叉戩在你眼前亮光一閃。

愛情價值觀


喪鐘

「前輩,我認為覺得對方開心自己便能開心、對方幸福自己便能幸福這種想法,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

嘴角勾起淡淡的笑,你說。

「喜歡一個人就該有給他幸福的自信。」
「當然,對方接不接受那就另當別論。」

同時湊近,你站到被綁在椅子上的他身旁。

「前輩,我喜歡你。」

然後蹲下親吻。

「所以請讓我給你幸福吧。」

但是血紅色的眼裡沒有半絲笑意。

NO.71 いつもそう 總是這樣


喪鐘

「六道....骸!?」

再次跟他見面是在一個陰鬱的午後,明明是午茶時間,天空卻暗的嚇人。

「你怎麼還沒死。」

起先你只是認出他的背影,在猶疑的同時肯定,看著他朝著你前進的步伐,你起身說了這句。
散發著濃濃咖啡味道的嘴唇透露出比咖啡還苦的字眼,於是他莞爾一笑。


「前輩你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擅長表達呢。」
「這種時候不應該委婉的問說你怎麼還活著才對嗎?」

NO.31 24‧7 24小時,七天


喪鐘

交纏的軀體,炙熱的氣息。
彷彿不這樣就會死一樣,彷彿想要融入彼此得以消失一樣。

啃噬著、吞噬著,緊抱著肩膀的雙手,沒入背肌的指尖,泛紅著、散發熱氣。

『啊....等等....嗚...』
『你...你太纏人了、骸...』

迷濛的雙眼,幾乎要被蒸發的水氣。
從眼角流下的淚水跟嘴角流下的匯集一起,然後劃過下顎。

『沒、沒辦法...啊....』

語氣中帶著笑、口氣中帶著笑。
那弦月般彎著的嘴角,輕柔的吐著安撫的話語。

然後像是認同了一樣,他不再說話,取而代之是更深更深的擁抱。
彷彿想把自己烙印對方的生命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