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NUOVO MONDO×ENTRY's

季節4


隕星

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來了。
做了這樣的事情之後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不如說,如果都這樣了艾利歐特還繼續為了愛麗絲出現在你面前的話,你才會真的哭笑不得吧?
到底是想做什麼呢,這樣的自己。
明明喜歡卻想傷害,明明傷害了卻又覺得難受。擁抱他、吞噬他、佔有他、捨棄他;被放手的同時也是自己放了手。所以索性一次做到底,看著艾利歐特忍著痛楚嗚咽的模樣,你不禁興奮了起來。

『吶,艾利歐特自己也說了對吧?因為是說謊也可以的季節呢。』
『所以對我說謊吧,吶。』

覺得自己彷彿就要瘋掉了一樣,如果一開始就不這樣的話也許也不會變得如此了。
放在最後的季節,是自己也不敢踏進的領地。

要是被拒絕的話、要是被拒絕的。
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讓人害怕得不得了。

『吶,對我說喜歡我吧?』

季節3


隕星

『等等、那局不算!』猛然站起身子,艾利歐特雙手撐在桌上大喊著。

『不行不行,都說了起手無回大丈夫的吧?』


上次的約會在撞見從塔裡偷溜出來的奈特梅爾後就悄然結束了。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不過你也並不想讓奈特梅爾讀到更多你內心的情緒。
因為要是連自己都還搞不懂的東西,一下就被人說破的話,不是很沒趣嘛。所以坦率地跟艾利歐特道了別,你朝他懷裡塞了個十五立方公分大小的方形禮物盒。

『何況這已經是第十三次了呢。』你想,艾利歐特不知道看見禮物盒的內容了沒有,以他的個性收下的禮物肯定會好好處理的,所以那份有些拙劣的胡蘿蔔手工餅乾肯定進了他的肚子了吧。

『唔~~~~~反正你這傢伙肯定動了什麼手腳吧!』

『哎?!這樣誣陷好過分呢。艾利歐特也有贏不是嘛。明明就是艾利歐特贏了之後又不死心地說要在總數上贏我才又輸的.....艾利歐特你可別跑去賭博喔,絕對是會成為賠上家產還不死心的那種爛賭客呢。』


多少有些生氣了起來。你噘著嘴回。
畢竟就算是啾卡,也沒有在沒撒謊的時候被人懷疑的興趣呢。

『唔!!』聽到你這樣抱怨之後,艾利歐特似乎也知道自己理虧,默默垂下了耳朵。

『好了好了,願賭服輸吧?不然這次讓你選地點好了?』

抓緊機會退後了一步,清楚知道艾利歐特個性的你,順著勢把話題又遷了回來。


『哈...知道了,那就去春天吧?我聽說新開了一間不錯的胡蘿蔔料理店。』

但沒想到艾利歐特居然真的坦率地提出了地點,你有些意外之餘,打從心底露出了微笑。

季節2


隕星

照進摩天輪的陽光有些刺眼,你想你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臉紅的,你想艾利歐特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臉紅的,轉到頂點的摩天輪在夕陽轉變至夜晚的霎那,你親吻了他。那是非常突然的,就在你聽他隨口說了摩天輪的傳說之後,以至於他一時之間閃避不及。

『我喜歡艾利歐特。』

你認為你沒說謊,最起碼在當下、在你聽說了在摩天輪轉到頂端時接吻的兩人能永遠相愛這件事時,你是打從心底想做這件事。

『啊啊,我知道。』
『一一說謊真是辛苦你了呢。』

季節


隕星

說著為了保護愛麗絲不受你的侵害,艾利歐特今天也來到了你的馬戲團之森;就躲在離愛麗絲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從樹後露出來的那雙大耳朵令你有些想笑,但並沒打算告訴愛麗絲這件事,你一如往常自然地跟愛麗絲玩著遊戲。

看見你送走愛麗絲之後,艾利歐特也轉身準備離去,而你抓準時機叫住了他。

『今天也是只打算看看就走嗎?』一邊沏著牌,你在心裡盤算著。
『艾利歐特還真是不信任我呢。』

『....那是自然,這世界上沒有會相信啾卡的蠢蛋在吧?』

如你所料,艾利歐特停下了步伐。

『也不是這麼說吧?嘛,不過如果是想阻止我的話,這樣可起不了效果喔?』

你很清楚,艾利歐特很清楚;啾卡跟囚人是互相吸引的存在,這也是艾利歐特避免跟你正面接觸的原因,即使是已經成為大惡人的現在,艾利歐特心中仍然抱持著柔軟跟遲疑,那是由於對自己的自卑及不信任而產生的,一不小心就可能重蹈覆轍的被害妄想。
發出了不悅的漬聲,艾利歐特皺緊了眉頭瞪著你,你則是回想起了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滿臉戒備的模樣。

『別這麼緊張嘛,我是不會也不能對你做什麼的。』
『會把你叫住只不過是想提供你個更有效的方法而已。』

『有效的、方法?』當然,他才不會輕易地相信你。

『嗯,我們來玩遊戲吧?要是你贏我的話,我就作弊讓愛麗絲贏我。雖然無法把遊戲贏我才能去到其他領地的規則撤銷,不過這樣就能減少跟我接觸的時間了喔。』
『至於如果你輸的話,也不過是我跟愛麗絲各憑本事而已,我保證不會動手腳把愛麗絲困在這裡的。』做著攤開雙手的動作,你表示自己毫無惡意。

『就這樣?』

『嗯嗯,就這樣。針對愛麗絲的部份的話。』
『畢竟這樣可沒能讓你損失到什麼呢,對吧?』

當然,你對人人都會喜歡的外來者毫無惡意。可這並不表示,對於其他可愛的孩子你也能乖乖放手。
再度緊戒了起來,你知道艾利歐特已經掉入你的圈套之中。

『約會,要是艾利歐特輸了就跟我約會吧?』
『既然是說謊也可以的季節,這點小事應該沒問題的吧?』

用食指抵著嘴唇,你瞇起眼睛漂亮的彎起嘴角。
但其實你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後悔


隕星

馬戲團的季節已經結束了,被轉走的謊話之國,現在只不過是回歸到了平常的遊戲盤。
坐在森林門前,你發著愣。因為已經不再是馬戲團之森了,所以時間也不再靜止;黃昏、白天、黃昏、黑夜、黃昏,在你目光之後,時間一如以往的混亂跑著,毫無規律。
直到你自己也屬不出到底在這裡待了多少了時間帶為止,直到那孰悉的聲音在你背後響起為止。


束縛


隕星

帽子屋黑手黨首領布拉德.迪普雷死了。
你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那隻蠢的不能再蠢的兔子又回到了監獄。

一如他當初被處刑人押著進來的模樣,這次也是安分地踏進了自己監牢裡。
在最深處的地方席地而坐,那黯淡無光的眼瞳正慢慢被黑暗吞噬。


真是笨蛋。-你心裡這樣想。
明明都出去了卻還回來到底是有多蠢。-然後隔著欄杆瞪著。


大哭然後說喜歡


隕星

你想起來了、忘記了、然後離開了。
空蕩的牢籠外,他的屍體掛著淚水,然後他,守著寂寞等待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