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隕星 1/18

季節4

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來了。做了這樣的事情之後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了。不如說,如果都這樣了艾利歐特還繼續為了愛麗絲出現在你面前的話,你才會真的哭笑不得吧?到底是想做什麼呢,這樣的自己。明明喜歡卻想傷害,明明傷害了卻又覺得難受。擁抱他、吞噬他、佔有他、捨棄他;被放手的同時也是自己放了手。所以索性一次做到底,看著艾利歐特忍著痛楚嗚咽的模樣,你不禁興奮了起來。『吶,艾利歐特自己也說了對吧?因為是...

  •  0
  •  0

季節3

『等等、那局不算!』猛然站起身子,艾利歐特雙手撐在桌上大喊著。『不行不行,都說了起手無回大丈夫的吧?』上次的約會在撞見從塔裡偷溜出來的奈特梅爾後就悄然結束了。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不過你也並不想讓奈特梅爾讀到更多你內心的情緒。因為要是連自己都還搞不懂的東西,一下就被人說破的話,不是很沒趣嘛。所以坦率地跟艾利歐特道了別,你朝他懷裡塞了個十五立方公分大小的方形禮物盒。『何況這已經是第十三次了呢。』你想,艾...

  •  0
  •  0

季節2

照進摩天輪的陽光有些刺眼,你想你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臉紅的,你想艾利歐特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臉紅的,轉到頂點的摩天輪在夕陽轉變至夜晚的霎那,你親吻了他。那是非常突然的,就在你聽他隨口說了摩天輪的傳說之後,以至於他一時之間閃避不及。『我喜歡艾利歐特。』你認為你沒說謊,最起碼在當下、在你聽說了在摩天輪轉到頂端時接吻的兩人能永遠相愛這件事時,你是打從心底想做這件事。『啊啊,我知道。』『一一說謊真是辛苦你了呢。』...

  •  0
  •  0

季節

說著為了保護愛麗絲不受你的侵害,艾利歐特今天也來到了你的馬戲團之森;就躲在離愛麗絲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從樹後露出來的那雙大耳朵令你有些想笑,但並沒打算告訴愛麗絲這件事,你一如往常自然地跟愛麗絲玩著遊戲。看見你送走愛麗絲之後,艾利歐特也轉身準備離去,而你抓準時機叫住了他。『今天也是只打算看看就走嗎?』一邊沏著牌,你在心裡盤算著。『艾利歐特還真是不信任我呢。』『....那是自然,這世界上沒有會相信啾卡的蠢...

  •  0
  •  0

後悔

馬戲團的季節已經結束了,被轉走的謊話之國,現在只不過是回歸到了平常的遊戲盤。坐在森林門前,你發著愣。因為已經不再是馬戲團之森了,所以時間也不再靜止;黃昏、白天、黃昏、黑夜、黃昏,在你目光之後,時間一如以往的混亂跑著,毫無規律。直到你自己也屬不出到底在這裡待了多少了時間帶為止,直到那孰悉的聲音在你背後響起為止。...

  •  0
  •  0

束縛

帽子屋黑手黨首領布拉德.迪普雷死了。你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那隻蠢的不能再蠢的兔子又回到了監獄。一如他當初被處刑人押著進來的模樣,這次也是安分地踏進了自己監牢裡。在最深處的地方席地而坐,那黯淡無光的眼瞳正慢慢被黑暗吞噬。真是笨蛋。-你心裡這樣想。明明都出去了卻還回來到底是有多蠢。-然後隔著欄杆瞪著。...

  •  0
  •  0

大哭然後說喜歡

你想起來了、忘記了、然後離開了。空蕩的牢籠外,他的屍體掛著淚水,然後他,守著寂寞等待遺忘。...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