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祭花 1/2

承諾。玖

雖然現在還太早了一點,不過里包恩堅持要開始給他們上義大利文課,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轉戰義大利的將來。跟之前一樣,每個人有個別的家庭教師,只是這次不同的是,不會義大利的人僅有4個,而且家庭教師也要稍作更動。廢綱理所當然的被里包恩教育著,雲雀雖然很不悅不過他的家教還是迪諾,而了平的家教是可樂尼諾這點也沒什麼問題,只是最嚴重的是,山本他爸並不會義大利文,基本上也沒辦法想像山本爸教導山本義大利文的情況。所...

  •  0
  •  0

口香糖。捌

雲雀消失了很多天,雖然沒有人證明,不過他就是消失了。有時候你不想要找一個人的時候,他就會一直出現,而當你想要找他的時候,他就怎麼都不讓你找到。而對獄寺而言,雲雀現在就是這種情況,讓他不經感嘆,那傢伙還真的是孤高的雲呢。時間久了,傷口好了,怒氣也消失了。迴避去討論傷口跟雲雀的山本還有十代目讓獄寺很快就忘記了前陣子他還每天都恨不得把雲雀剝皮拆骨,是說反正獄寺本來就是來的快去的也快的衝動笨蛋,所以他們也...

  •  0
  •  0

料理。柒

當獄寺拉開會客室大門的時候,雲雀已經不在裡面了,當然,雲雀也不在天台,因為以他愛校的個性,不太可能會願意在學校裡面跟骸有所打鬥。是的,雲雀遇到了六道骸,或者說,六道骸很高興的跑去找雲雀挑釁。[吶,我剛剛在屋頂遇到了嵐守喔。][好像是叫做獄寺。。隼人的傢伙吧,銀灰色頭髮那個。]一進門,骸就這樣說著,然後看著瞪大了眼睛的雲雀,他勾起了嘴角滿是惡意的笑。[哈。。哈。。,獄寺,我終於找到你了。][真是的,...

  •  0
  •  0

惡作劇。陸

山本站在原地恍惚了很久,震驚跟怒意充滿了他全身,接著他提起腳步前追去。打開天台的門,地面開始搖晃,明知道是幻覺,依然被影像所欺騙。自己站的地面還是平的嗎?而那些不斷竄升的岩漿如果是假的,為什麼感覺如此炙熱?來不及去思考那些沒有意義的問題,他看到,那銀灰色頭髮的傢伙正躺在前方,而站在他前面的身影他見過一面。[六道。。骸?]那人彎起了嘴角笑。抓緊了時間,他衝過去扶起了躺臥在地上的獄寺,卻忘了這也有可能...

  •  0
  •  0

一觸即發。伍

獄寺衝進教室,他決定拿好武器再去找雲雀算帳。[那個。。獄寺同學。。]台上的老師斗大的汗滴正流著,看著眼前惡名昭彰的壞學生獄寺,一股身為老師的衝動讓他開口想要管訓這個小鬼,不過獄寺並沒有聽他說話,他只是翻著自己的書包,然後抄起了放在書包裡的那包未開封香菸後就掛著勝利的笑容衝出教室。[不好意思老師,我肚子痛!]雙手合十,山本掛著笑跑開。[那個。。]拿著粉筆的手舉在空中,為什麼這個班淨是問題學生呢。玩棒...

  •  0
  •  0

討厭。肆

隨手把柔爛的垃圾丟進垃圾桶裡,獄寺拿著那件他覺得很重的外套,在走廊上踱步。不,應該改成說,在會客室前面踱步。可惡可惡可惡。那個人不是出名的討厭群聚之類的行為的嗎?那幹麻沒事對自己好還把外套給自己披著?害的自己現在必須去找他,想到就覺得噁心。[啊啊啊!怎麼會變成這樣!]抓著外套,獄寺在門口抱頭痛喊,然後一邊轉過身用眼神殺死路人。[可惡,算了!進去就進去!][老子難道還怕他嗎!]唰的一聲,會客室的門大...

  •  0
  •  0

午睡。參

[啊,菸抽完了。]飽足飯後,獄寺看著已經見底的菸盒。自欺欺人的搖晃了一下菸盒,恩,並沒有多掉出一根菸。[下午第一堂是美術啊。真不想上。]嘴裡沒有菸的感覺很奇怪,發洩似的,手把已經空了的菸盒跟麵包帶牛奶盒等都捏爛扔在一旁。靠著牆,想說就先睡在說吧。雖然很想回去黏在十代目旁邊,但是只要想到會看到山本的臉就覺得厭煩。一定會笑的很開心吧,那個傢伙。屋頂果然是很棒的地方,微微的風吹著,暖暖的陽照著,能夠包容一切...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