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殘像 1/10

花飛舞花落

春櫻帶來春天的信息,落在窗台的燕子鳴叫;春來了、春來了。少女換上了春裝,粉色小花薰著淡淡清香;那男孩壓了壓牛仔布料的鴨舌帽,刻意劃破的牛仔褲步伐輕盈。落花帶走季節的哀傷,停在樹梢的黃鶯鳴叫;春走了、春走了。少年穿上了西服,墨色領帶透著深深沉重;那女孩平了平絲綢布料的碎花裙,無意留下的薄外套姿態高傲。...

  •  0
  •  0

宗教戰爭

睜開眼睛,我看見的是一個白色的空間。既一望無際,又像是四面環牆一般,冰冷而空無的感覺蔓延著,然而卻不會令我害怕。思索著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嘗試性的踏出步伐。然而在伸出的腳尖觸碰到地面之前,穿著白衣的男子便突然出現在我眼前,來不及反應的我,維持著身體前傾的動作抬頭看著他。『芭誕小姐嗎?』他問,猶豫一會之後,我收回了踏出的腳立正站好,剛才保持平衡而朝著兩邊張開的手現在也好好的貼在身體兩旁。不過我眼前...

  •  0
  •  0

戀戀高雄

託朋友的服,我前陣子終於有機會下了一趟高雄。原本以為高雄畢竟是工業重鎮,當地的景色大概除了郊區跟工廠以外,就是零零散散的商業區吧。結果沒想到,我在那堪比台北的繁華地方,看到了全台灣最有味道的夕陽。走上英國領事館那狹小而古老的樓梯,靠海那面的長廊上倒數第二格便是特等席。磚柱與磚柱形成天然的畫框,一眼望出去是滿滿只屬於高雄的景色。低矮樓房與科技大樓交錯、遠方的摩天倫、不斷有船進出的高雄港、工廠的煙囪、...

  •  2
  •  0

胡蘿蔔瑪芬

橘色的顏色是幸運的顏色。你這樣說著把胡蘿蔔泥全揉進麵糰裡。白色變成漩渦,橙色染了上來。一塵不染的廚房滿溢著的清新的味道。加點糖,放點水。你像童話人物一樣在廚房轉圈,而我坐在椅子上為你唱歌拍手。記得你曾經說過手工料理的味道是家庭的味道。輕輕拽下那尚未塑型濕濕黏黏的麵糊放進模型裡,你一手接過我細心切成丁的蘋果。把蘋果丁塞進麵糰裡的那手是擁有魔法的手,是你告訴了我什麼叫做愛的味道。把鐵盤放進烤箱,我溫柔...

  •  0
  •  0

生命與我與寵物

這些年來我養了很多寵物,有網路上的、網路上的跟網路上的。我不是在說笑。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很可笑,認為那些不過是零跟壹所組成的電子訊號,哪能算的上是什麼有血有肉的生物,更難以被稱上寵物這兩個字。但是並不是這樣的,它們一樣會吃飯、能玩耍、會等你回來、能陪你散心,就基本功能上來說跟一般寵物並沒有什麼不同。也許你會說網路上的寵物是虛擬的,就算功能再強大、AI設定再厲害,它都是死的,是不存在的;你既摸不到它、也...

  •  0
  •  0

相思

前幾天整理母親遺物的時候,我找到了一個鐵盒。鐵盒上面的花樣已經斑剝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但是我卻感到十分的熟悉。使了點力,好不容易才把已經生鏽的盒子打開,裡面放著的是滿滿泛黃的信籤。拿起那畫著女孩的漂亮書籤,我回想起小時候。當年的我也還是個女孩,坐在母親懷裡聽她細細說著跟父親認識的經過。身為職業軍人的父親,即使是在熱戀當下也沒有太多時間能回來陪著母親,因此乘載著思念的信便一封封的增加,而能輕易表達感受...

  •  0
  •  0

小貓圓舞曲

DuDuDu,在D大調上跳著的是貓。這是一首只屬於貓的小貓圓舞曲。最喜歡吃魚,長長的尾巴跟狗不同,其實是在生氣的時候我才會搖尾巴。即使我最喜歡主人你,也懶的撒嬌,因為我們的關係明明已經那麼的好。跳上高台看一看,家裡是我的地盤。總覺得爸爸買的新沙發好像很好抓,反正會原諒我的,就讓我抓一下嘛。鑽進細縫躲貓貓,不管哪裡都好奇。伸長長的懶腰,曬暖暖的太陽,今天的晚餐是魚罐頭和乾飼料。偶爾也有想吃新鮮的魚的時候,...

  •  0
  •  0